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越飞 > 敌人眼中的微信

敌人眼中的微信

“微信”两个字,已在捧哏和厚黑者口中,重复过无数回了。
 
说好或说坏,无非都是妄做预测。
 
谁的预测会最准,我相信是敌人。最了解你的人,往往就是你的敌人。
 
前段时间,我在各大互联网公司都转了一圈。他们拉住我,除了吹嘘自己业务,都会聊微信。
 
看看敌人眼中的微信,也许有不一样的解读。
 
(由于涉及多位高管,表面上都是死对头,我怕被他们的PR追杀,全部隐去身份,仅提供观点。)
 
战略:“国进民退”(来自巨头公司A)
 
微信的真正价值不在于通讯,不在于朋友圈,不在于O2O,不在于Html5游戏,不在于削弱运营商,不在于虚拟运营商的牌照。
 
微信的真正价值在于它的名单,它的ID,他把所有人、所有物,都融入了自己ID体系。说白了,就是你用微信号还是用电话号码的问题。
 
很多人说,微信将来会做成一个操作系统,其实,根本不用这么做。
 
只要所有的内容通过微信发布,所有的应用通过微信开发,所有的信息流通过微信传递,用户就能活在微信上。
 
如果其他互联网公司没有钳制微信的方式,移动互联网就会变成微信互联网。
 
你已经不需要看下面的ROM,不需要看下面的操作系统了,所有又累又苦的脏活都有手机厂商和系统厂商完成,微信不需要做。也许哪一天,系统厂商会拒绝微信,但两败俱伤的日子,遥遥无期。
 
微信就是一张桌布,下面的桌子他没必要做,老百姓看到的是白色的桌布,上面放满各种吃的喝的和筷子,要是不满意,让服务员换一盆即可。至于桌子的颜色,是木是铁,哪个老百姓会去关注?
 
微信目前只是一个对话框,但是谁说他的形态只能这样。你现在打开手机看到的是桌面,桌面上有很多APP,有短信,有电话。微信也可以是变成这样的界面,任何功能都在它上面运行。
 
微信只需要保证它拥有ID。ID是每个国家的核心,美国是社保号,中国是身份证号,日本进攻中国后马上就发良民证,微信在打造新的ID系统。
 
按照经济发展中的国民关系来看,微信就是那个国家,具有垄断性质,用户量巨大,影响巨大;小的APP就是民,创新的、个体经营的、小商小贩玩法的。这个国家要繁荣,就一定要做成一个平台,用国家的资源给小商贩带去价值。这个国家要有自己的疆域,要有自己的军队(核心刚需功能),要有一个繁荣的发展历程。
 
在初期,这个国家什么都是开放的,到了后期,粮、盐、油、金属、石油等战略物资的生意,必然会被某种惨烈的商业手法收归国有。反正ID在微信手上,就跟所有公司都在工商局登记了一样,死活都能找到你,处理你。
 
这些战略,应该是腾讯内部的人不肯承认的。
 
路径:格局之变(来自巨头公司A与B)
 
据说,最近各个渠道一直收到各种抹黑微信的文章,各种对手试图拜完甚至离间微信团队。
 
的确,微信的发展路径图,将是这一波互联网的宝藏图,人人意欲插手。
 
这个路径,其实已经很明显。
 
当微信还没被神话,没变成腾讯的移动互联网船票,没与腾讯股价产生关联之时,这只是一个不需要背负KPI的即时通讯+社区产品。
 
自从微信突破两亿用户那天起,变现的手已经伸向微信。美其名曰商业化,不过是把QQ的历史再次重演一遍罢了。电商、媒体、游戏、道具……做互联网生意,本质上就是做流量生意,微信就是目前移动互联网上最好的流量通道。作为一家许久没有革命性创新的公司,摊上微信这大事,必然兴奋、焦躁、急迫。
 
微信的最终目标,正如上文所说,是一个帝国,所图甚大。这必然是马化腾主抓的,看他高调的说“微信(国际化)成或不成,这辈子就一次”,就能看出他的野心。而且做产品出身的马,对微信产品的把控高到了让人惊讶的地步,曾有圈内人在微信群里问马关于朋友圈的设计、对话框设计、群的设计细节,马都能从产品属性出发滔滔不尽聊上很多,叫人诧异“莫非他直接插手了产品设计?”。
 
三个阶段,是定位的变化,是格局的变化。
 
能走多远,就看腾讯的胸襟以及处理利益变化的能力。
 
危险:一步天堂,一步地狱
 
被营销和推送,是微信最危险的两件事情。
 
-“被营销”(来自专家C,公司D,工作室E)
 
有一个所谓国际集团,宣传只要在每个县市都握有一个十万级用户的微信,几百个微信号整合在一起,就能在数月内上市,大忽悠;
 
有一批连微信公众账号都没玩过的营销专家,在深圳等地到处搞演讲,把微博那套玩法重新拿出来,头一个小时讲移动互联网大势,第二个小时讲些乱扯的技巧,最后一个小时开始向客户兜售服务,基本班9800元,贵宾班29800元送iPad mini;
 
更有不靠谱的代运营,刷粉刷留言刷互动,拿来向商家交差……
 
这些过度营销,让微信的生态圈过早蒙上铜臭味,而且赚到钱的是忽悠者,而不是商家们。
 
正道未立,小人横行,竖子成名;玩法未定,千军万马,乱跑一通。
 
揣测微信玩法成了互联网显学,人人都能说三道四,易成“险”学。
 
微信是时候打压错的,扶持对的了。
 
-“推送”(巨头公司F,政府人士G)
 
推送这件事,是神来之笔,也是惊险连连。
 
因为推送,所以出现了自媒体大繁荣,所以出现了寄生于微信上的应用,所以平台化不是口号。
 
但在站在舆情风险角度,如果微博是80分,微信就是90分,因为微信的推送是直接出现的手机上,百分之百的达到率。
 
很多你不该知道的内容,可以在微信上以隐秘而快速的方式传播,若有心人以此来搞臭微信,后果难以设想。
 
想想海量的微博小秘书,就该想到微信能创造多少的就业机会。
 
-削弱:虎口夺食与动其根本(小公司H,老牌公司I,巨头公司K,运营商L)
 
削弱,或者说制衡微信,是敌人们讨论最多,也是最没头绪的话题。
 
夺食之法,不外乎依靠微信现有产品形态的弱点,打一个时间差。
 
要做Html5游戏?那我把网络游戏往复杂巨型了做,让微信跑不动。要做餐饮O2O?那我把O2O服务往精细化了做,让微信顾不过来。要做支付?那我把移动支付往大金融的路子做,让微信无法通吃。要做打车?那我把出租车实时地图显示做出来,让微信的简单叫车显得过于简单。——谁让微信现在的很多互动功能跟倒退回DOS时代呢?
 
想动其根本的,更多是运营商出于自保。
 
听说,三大运营商要联合做一个类似微信的产品,由另一家互联网巨头公司操盘。虽有飞聊、翼聊等弱智产品做前车之鉴,没人会看好这种貌合神离的组合,但恶心一下微信帝国,仍是可以的。
 
至于所谓的运营商收费、信令占用之说,更像一出闹剧,表示“我不高兴”的阳谋。
 
笔者结语:
 
敌人们掏空心思地研究微信,正说明微信的强大以及没那么完美。
 
看到敌人们的心得,才能让微信明白怎样去对待正面的冲突,以及背后的软刀子。
 
我个人是微信的脑残粉,现在一台iPhone基本不打电话,一台小米基本24小时挂着微信。出门时可以不带iPhone,但是不能拉了小米,因为我的生活已经放在了微信上。
 
经得起多大赞美,就经得起多大的诋毁。
 
愿微信走好。
 
对了,装腔作势一下:我所说的,都是道听途说。
 

潘越飞,浙报集团传媒梦工场,微信公众号“潘越飞”

推荐 10